• 首页 > 商学院>正文
  • 赚钱后进军深加工研发,关门后我只想说:别听学者的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20-10-13 17:19:10
  •   文/杨红英

      我的创业灵感来源于中央7套《致富经》栏目。2005年的一天,《致富经》上一个叫“黄粉虫养殖”的项目让我眼前一亮。上面介绍说,黄粉虫营养价值高,利用价值大,养殖简单,利润高,在日本广为流传,更是被作为高档菜肴进驻宫廷。九天表广告.jpg

      我身在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是我的生活常态,但偏偏我无法做到正常生活。你们可能无法想象,作为一个体能不健全的人,我有多渴望拥有一份平常人的健康。太多的状况发生,让我觉得我的存在像是一个笑话。

      读幼儿园时,不小心掉进水井里,我没有沉下去;年过20岁时,我只有60斤的体重;头会经常痛到我受不了,看到什么东西尖硬,我会拼命往上撞;最恐怖的莫过于我会经常吐血,有时说话说着说着,便是满嘴的鲜血。这些痛苦的体验,让我多次濒临崩溃。

      当然,我并不是怪物,我只是生下来就只有一个肾脏,而且偏小,所以导致我的体质与身体机能与正常人不一样。

      后来,我有幸遇到了我的老公,让我对生活开始燃起了希望。不做他的累赘,是我对自己的要求。所以,当一个既能赚钱又能保证健康的项目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觉得那是上天给我的出路。

      从小生活在农村,养殖对我来说本就是拿手的事,更何况我曾在广州有过务工和小本经商的经历,但更多的,是来自于我自身对健康的强烈渴望。

      在一段时间的筹备下,我走上了养殖黄粉虫的道路。这条路我一走就是9年光阴。

      对于一个外行来说,养虫的道路从一开始就坎坷不已。得知黄粉虫要用麦麸养,我伤透了脑筋,因为重庆主食是大米,很难找到足够数量的麦麸。

      供应方告诉我,用糠来养也可以。但没想到的是,黄粉虫吃了糠以后开始长螨虫。那段时间,只要我去喂虫子,脸上、手上、脖子上到处都会有螨虫在爬。更糟的是,本来虫子就少,长了螨虫以后,更是大批量死掉。

      经过各种尝试,我终于找到一个办法,用筛子筛。因为螨虫体积小,用筛子一筛就掉下去了,只留下黄粉虫。虽工序复杂,但这样一来二去,螨虫终于被除掉了。

      螨虫除掉了,虫子的伙食问题又困扰了我。有人出主意说可以用发酵饲料。发酵饲料和上玉米粉用油炒了以后味道很香,虫子很爱吃。听取了他的建议,我开始全部用发酵饲料喂。没想到没多久,虫子又大批量死掉。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发酵饲料的酸度重、水分多,不能作为虫子的主食。

      又失败了,损失巨大,但我没有心力去气馁。仔细研究后,我现虫子不喜欢吃糠,吃不完的糠堆积起来就会长螨虫。所以,我想着或许可以试着把糠和发酵饲料混合着喂给虫子吃,只是要在用量上精确考量。这下总算对了,虫子终于肥肥得长起来了。

      摸清了门路,但并不代表困难就此结束,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到处推销我的虫子,却处处碰壁。当时知道黄粉虫的人少之又少,他们对我的推销毫无信任感可言。有人担心虫子的质量不好,有人觉得价格高,还有人担心货源跟不上。

      我没有放弃,拼命拜访客户。夏天的时候,经常在烈日炎炎下晒得头晕,好几次,想靠着路边的树休息,一觉醒来,却已是天色渐黑,我只能打道回府,等到第二天天亮后再次出发。

      在推销的过程中,我学着别人的方式,让人在阿里巴巴平台发布信息,自己再出去找喂甲鱼的、蝎子的,喂鸡的,喂鸭的,向他们推销黄粉虫,介绍黄粉虫的营养价值。担心虫子的质量不好,我就免费送虫子给他们,让他们先把心门打开。这就有了后来经常发生的状况:买一百斤黄粉虫,往往要送掉五六斤。

      在销路越走越顺时,我不甘心这辈子只是养虫子,我想走得更远,我要把健康带给更多人。2010年,我组建的公司正式成立,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一年时间,在古溪、梓潼、太安、双江、花岩、米心等镇(街道)发展黄粉虫养殖户30多户,年产黄粉虫500吨,产品畅销重庆、成都、广安、遂宁、贵阳等地,供不应求。

      后来,在重庆工商大学、山东农业大学等科研院校的帮助下,我把所有的资金、精力全部投入到昆虫产品的深加工研发上。经过两年多的技术公关,我们以多种昆虫为原料,成功研发出可以快速提升免疫力的高级营养补品“虫博士活力肽”及“虫博士护肝精华液”等一系列产品,还注册了“虫博士”商标,申请了十多项国家专利,有两个产品还获得了重庆市高新技术产品称号。

      2012年,我们研发的“虫博士活力肽昆虫蛋白”和“虫博士精油”上市,很快得到了山东虫业协会的重视。经研究表明,虫博士活力肽在增强人体抵抗力,对抗疲劳方面有明显的效果。同年年底,我个人相继被评为潼南县人大代表、巾帼建功先进个人、全国致富女能手、全国最美乡村青年等荣誉称号。

      那段时间,我成了各家媒体争相采访报道的香饽饽。那是我人生最为风光的一段时间,我以为我那么久的努力换来的是人生巅峰,没想到我同时也在一步步陷入绝境。

      从2013年起,为了把销路打得更广,我尝试过各种渠道,参加美博会、蔬菜博览会、保健品博览会等各种展销会,想以铺货的方式将黄粉虫散布到各个卖场,销售却一直停滞不前。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入不敷出。

      在我苦思冥想找原因时,一个朋友的鼓励,让我觉得另辟蹊径或许会是出路。不久后,我在重庆鲁能星城投资了一个270平米的昆虫养生会馆,也就是这个会馆一步步把我拖入绝境,让我变得一无所有。

      经营会馆成本巨大,从未有过管理经验的我渐渐有些吃不消,但那时我幼稚地以为那只是我事业的低谷,只要挺过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现在想来,我的失败是必然的。这么多年我把所有专注力都放在养虫和研究虫上面,我所擅长的只是如何养殖昆虫。我不懂策划、不懂包装、不懂管理,产品的后续发展没有任何依靠。

      经营上的不善,导致我的压力特别大,身体越来越虚弱,一个卖健康产品的人自己都没有一个康健的体魄,哪有立场去跟顾客谈健康。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业务疏漏,导致顾客量越来越少。我的会馆资金链出现了断裂,为了交房租、水电费,发员工工资,我不得已向小额贷款公司借贷做周转,可是我已无偿还能力。

      员工离职,会馆房租马上到期,房东给出了最后期限,如果不能续交房租,就要收回房子,会馆的一切归房东所有;小额贷款公司每天催债,我过着每天被人围堵的日子;怕拖累丈夫孩子,我不得已选择了离婚。

      在这个城市,我变得一无所有了。所有的悲与欢,都只剩下声声叹息。我难道真的只有放弃吗?

    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赚钱后进军深加工研发,关门后我只想说:别听学者的
  • 我投资失败的创业者们
  •  “商业地产+互联网”: 6个承受不起的“重”
  • 老龄化社会到来,网络经济有何变数
  • 如何突破新常态下金融风控的几大陷阱
  •  张一鸣:有人创业为钱,有人想要做事,我是后者
  • 周鸿祎:我错误地抗拒了搜索,这是我最悔恨的时刻
  • 管理心理学让企业“对症下药”
  • 主编推荐 ...
  • 您的商品销路不畅可能是因为这几分钱的投入!...

  • 荣金风:脚下这片土地让我充满力量

  • 神清气爽的养生法——辟谷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