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正文
  • 李斌:蔚来亏损一百亿的时候,我说要从未来看现在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21-04-02 10:19:54
  •   蔚来董事长兼CEO

      坦诚永远都是风险最小的方法

      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在南京的一家煤矿工作,母亲就在煤矿旁边的服装厂打工,我一直跟着外公外婆和舅舅生活,是货真价实的留守儿童。我在家里帮外公放牛、照顾小卖铺。

      中考的时候,家里人都觉得我考个中专就行了,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当时父亲单位效益不好,我们家生活很紧张,他们认为已经足够了,但我比他们想得远。

      虽然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里,但我并不满足于只上中专,能在悬崖边把自己捞回来是一种本能。

    九天表广告.jpg

      我很早就开始琢磨怎么赚钱,上高中时无意中买了一本书,名字很长,叫《测测你的情绪、智力、体力周期》,我觉得这书有点意思。

      我那时候是高中生,我想如果我给每个初中生做测试,看看他们是不是参加中考的最佳时期,然后每个人收5毛钱。我给初中班主任写了封信,希望他帮助我,给他提成。结果被他告到学校,我的第一次“创业”计划就这样泡汤了。

      我1996年从北大社会学系本科毕业,同时还进修了法律专业,我的计算机成绩也还不错。三个专业同时学,到了期末,我一个星期要考17门课。

      大学时我边学习边打工,做过50份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关村一家办公用品店做推销,每天骑车在海淀到处跑,最终卖了两千多块钱的产品。

      后来我就不干了,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认为这个老板不行。当时,苹果在新世纪日航饭店的裙楼里办公,我给苹果推销东西时他们说要买一个白板。我们公司没有白板,我跑到北大南门体育文化用品商店帮他们买了一个并免费送货。老板知道后,骂了我一顿。我认为老板的格局不够大,于是决定不干了,但同时这件事也为我后来创业带来一些思考。

      大一简单地迷茫之后,我确定了将来要自己创业的决心。1996年年初,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创办了一家公司,叫南极科技,注册资本大概三四万元人民币,基本上都是我们写程序挣来的。

      我们帮别人在互联网建网站、租空间。当时的空间很贵,我记得最贵的一个空间75兆卖了4万元,对方是国家环保局的一个科学研究院。

      1997年年初,我们公司有二三十人,月营收也有二三十万元人民币。在今天来看,这个数字非常小,但这是我们第一次自己挣钱养活自己。

      我们当时打算接一个项目,如果拿下那个项目可以挣400万元,但很不幸,我们没能拿下。那个时候现金流已经很紧张,也没有愿意人投资。有人介绍IDG的人给我认识。IDG的人认为这个项目没什么意思,四个人租一些服务器谁都可以干,没有门槛。

      当时我年纪小,认为IDG都是从美国回来的大佬,人家肯定说得对,我有点心虚。后来,他们投了我们行业的另一家公司。

      2000年,我遭遇了创业伙伴之间的背叛。所以,一个好的团队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有一个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应该好好珍惜。但这不是创业的先决条件,并不是说一定要有这样的团队才能创业,最关键的是你要想清楚为什么要创业。

      坦诚永远都是风险最小的方法,这是我跟投资者、同事、创业伙伴打交道时的原则。

      我从不高估自己的作用,也不会低估机遇的作用

      2010年,易车上市,但我觉得那是我人生的低谷。人要承认做错事情是非常痛苦的,这一年我对自己进行了彻底的否定和反思。

      2007年至2009年这三年,我在易车做了跨媒体运营,这些业务在2009年加起来有几亿元的营收,几千万元的利润,几百人的团队,看起来还不错。

      但是在2010年年初,我突然觉得方向不对,因为当时互联网才是发展最快的,我应该把互联网作为企业的核心,而我当时等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今天的汽车公司不仅仅是一家销售汽车的公司,它还是一家科技企业,甚至代表一种生活方式。所以,现有汽车公司的架构和文化可能不太适合新时代的汽车公司的需求。

      我一直不觉得踩在风口有多么先知先觉,但易车当时的确做早了,导致前三四年过得非常艰苦。有想法的人很多,但真正行动才有意义。我从不高估自己的作用,也不会低估机遇的作用。

      2012年我就想做车,后来我疯狂地挖人组建团队;2014年,蔚来诞生。当时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我到底要做多少钱的车?

      想做5万、15万和50万的车,概念完全不同。当时,中国企业做价格昂贵的车会比较辛苦,虽然现在很多人已经能够买国产万元手机,但2014年的时候不行。

      做贵一些的车,会有人觉得你做不好;但做便宜的入门级的车,会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能不能跟那么多优秀的中国汽车品牌竞争?

      这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点:谁在做这些公司?彼时有“三座大山”,三位年富力强的创始人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地运营着三个中国品牌:吉利、长城、比亚迪。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他们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资源和规模。

      我想,我要做个贵一些的车可能就不一样了,假设我跟宝马、奔驰、奥迪竞争,我可能还有机会。当然,美国还有特斯拉,但不管怎样,我认为这样比较有优势。

      这就是为什么蔚来选择做主流高端市场,把产品定位在三四十万元价格区间的原因,除了可以用最新的技术,保证产品的竞争力也有很重要的原因。我认为在这样的价格区间,和那些高端品牌竞争,我们有一定的品牌优势:我们是一家新创业的、有活力的公司,我们有更好的服务以及更多创新的产品,同时也更能够适应软件汽车的新趋势。

      99%的人都认为蔚来顶不过去了

      马化腾投资蔚来时,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就做了决策。蔚来几十个主要投资人,他们不仅拿钱支持我们,更多的是每个人都拿信用来做背书。

      2017年12月,ES8要上市,在此之前的每轮投资里,没有一个投资人认为我们可以做到,但我们却如期交付。所以,要拿结果说话。

      2019年,蔚来亏损一百多亿元人民币,濒临退市,人们说我是年度最惨人物。那时候我们在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基本上已经没有了,99%的人都认为蔚来顶不过去了。

      我是学社会学的,大家有这样的看法我很容易理解。因为大部分人没有接触过电动汽车,他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同时,我们还是一家初创公司,没有自己的工厂,一辆售价高达几十万元。

      你很难期望所有人瞬间接受这些事,于是我试着去理解那些不理解我的人。对于误解还是要淡然,一切交给时间去判断。

      虽然今天这个时代因为社交媒体和个性化推荐,导致知识获取和判断越来越碎片化,但总体上我们对人的独立思考还是应该有信心。好在后来用户购买蔚来,我们回笼了三十多亿元现金,如果不是这些资金,我们的团队和供应链都会失去信心。2020年,蔚来进入到一个好的经营状态。

      作为一名创业老兵我认为,能够在一个充满非常多挫折和困难的创业过程中保持好的心态非常重要,没有好的心态扛不下去。

      关于心态的平复我有几个建议:

      第一,要回到原点思考。

      什么叫原点?比如,你创办这家公司是为什么?你现在遇到的困难是因为你的出发点错了吗?如果偏离了,你需要立刻去修正。

      第二,从更大的范围和角度去看你自己做的事。

      2019年10月份,我们的销售数字出来以后,我的直觉告诉我还不错,应该是全球电动汽车销量第一名。后来真的是第一名,是所有电动SUV的第一名。

      找一个细分市场去看全局的时候,可以给自己一些信心和鼓励,这样你可以走得更远。

      第三,要从未来看现在。

      如果你仅仅站在今天看趋势,很多东西可能看不太清楚;但如果你从未来选一个角度去看,结果可能会不太一样。

      比如,工信部在征求2035年汽车产业发展规划的征求意见稿中提出,2025年电动车的比例占到25%。从2025年看现在,就能够给自己一个很好的方向并理顺其中的逻辑。

      为什么电动车一定会取代汽油车?因为电动汽车是最适合自动驾驶技术的,它的反应速度更快。从体验和人性出发,将来智能电动汽车一定会是最主流的产品,虽然今天的比例还不是很高,但从今天到将来之间的趋势在哪里,你能够有很清晰的方向感。

      蔚来和特斯拉既是对手也是队友

      大家都说蔚来是中国的特斯拉,但其实我们和特斯拉一样,真正要改变的是大家从汽油车转成电动车的观念。因此,我们既是对手也是队友。

      首先肯定是竞争对手,这点毫无疑问。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一起让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了电动车行业。

      特斯拉在上海建厂以后,很多人认为蔚来会卖不动了,但恰恰相反,特斯拉在上海建厂以后,我们的销量节节攀升。

      当时有一张合影,我、何小鹏、李想,外界看来我们应该是中国本土的新造车三强,认为我们同框很有看头。但其实我们以前都做互联网企业,后来又全力去做新能源汽车的创业,我们会面临共同的挑战,这些挑战可能是一些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但同时也有一些挑战不太一样,因为每个人选择的路线不同。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创业者,还是会做很多坦诚的交流和思考,一起应对共同的挑战,这是今天中国的创业者比以前更成熟的地方。

      苹果要造车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它是我们的终极竞争对手。因为宝马、奔驰、奥迪都是我们非常尊重的品牌,我们要向他们学习。但做企业总是要想终局,我们想得更远一点,希望能看清楚未来10年的事。10年代表方向更远,如果不能够看得远一点,你今天做的事情可能没有意义。

      苹果是我非常尊重的一家公司,他们的产品不光是科技本身,还会关心科技和人文的结合。蔚来也有这方面的思考,所以我们是在同一个方向上前行。

      现在蔚来的市值很高,一方面受市场认可肯定不是坏事,也能支持我们长远的发展,在募集资金等方面变得更容易一些。另一方面,我也确实感受到更多的压力。就好像我们还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大家已经把博士毕业以后的工资提前预支给我了。这也就意味着,从小学一年级到博士毕业,我们都要小心谨慎,任何一次失败都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李斌:蔚来亏损一百亿的时候,我说要从未来看现在
  • 从对外贸易依存度分析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合作机
  • 玩转奥运体育营销
  • 加强人力资源管理,促进医院可持续发展
  • 陶石泉:获得关注度是活下来的第一重要命题
  • 张 勇:海底捞 “连”住利益才能“锁”住管理
  • http://m.wuweijiaoyu.cn/kc/487.html
  • 医治互联网焦虑症:任何技术的发展,都代替不了线下
  • 主编推荐 ...
  • 您的商品销路不畅可能是因为这几分钱的投入!...

  • 荣金风:脚下这片土地让我充满力量

  • 神清气爽的养生法——辟谷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