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正文
  •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世界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样本”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21-11-11 13:04:44
  •   文/【美】小约翰·柯布(John B. Cobb, Jr.)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创院院长

      基于两个理由,使我相信就创建生态文明而言,今天没什么比乡村振兴更为重要的事了。这一论断的基础是我的信念,即我们生活在现代文明的尽头处。同所有文明一样,这一文明具有许多积极特点。它在科学技术与民主实验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现代性晚期,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远远更多的人活得更加长久并且更加舒适。

      但其代价却是高昂的——非常高昂。从现代性中受益最多的那些人基本上对他们所剥削利用之人的苦难漠不关心。人性虚伪与自欺欺人都达到了史上最高水平。

      现代文明不可持续

    《全息姓名学》预测篇.jpg

      不仅如此,人们对自然世界的开发是彻底的、并且已经是刻不容缓的具有不可持续性。不可持续的东西不会延续太久,无论掌权者多么努力地寻求这种延续。现代文明是不可持续的,这意味着它正在走向终结。

      自上世纪60年代末以来,这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在细枝末节上,那些注意到不可持续性的人们在他们的预测上往往是错误的。但在现代文明是不可持续的这一总体看法上,我们已经被证明是完全正确的。让我指出我个人曾犯过的主要错误。

      在与赫尔曼·达利 (Herman Daly) 合著《21世纪生态经济学》一书时,我与他当时认为,不可持续性的一个因素将是石油耗尽。由于现代性晚期是一个以石油为基础的文明,这就意味着该文明的终结。但是,开发替代能源将是可能的,也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所说的石油耗尽并不意味着地下就不再有石油了。我们的意思乃是说,当开采石油所消耗的能量接近石油所能提供的能量时,这种能源就会走向终结。我们错了。不仅仅新发现的石油已经超出了人们的预期,而且开采石油的主要新方法——水力压裂法在经济上也是成功的。当然,这一成功依赖于政府的补贴以及即便含水层正在枯竭也依然要保持的低水价。全面的成本核算并不能证明水力压裂法与其他一些石油生产的合理性。但石油公司是强权之一,它们能够影响各国的政策来支持它们。全球经济现在仍以石油为基础。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是可持续的。但这种不可持续性如今在其他方面表现得最为明显。其一是淡水的日益短缺。水力压裂法正在导致含水层的枯竭。曾经为亚洲一半地区提供水源的冰川也正在消失。可被淡化的盐水有很多。但将其泵入目前依赖于含水层和冰川融化的内陆地区所需要的能量是巨大的。如果这些能源来自化石燃料,那么这种损害只会加剧。

      气候变化威胁食品生产和供应

      在上世纪60年代末,气候变化的话题还没有出现在讨论中。如今,企业界在躲避其他麻烦方面取得的成功令这一前景变得更加糟糕。除了加速冰川的融化,气候变化还将提高海平面,并使世界上的三角洲被海水淹没。也许最为糟糕的是,它将结束一个具有相对可预测天气的地质时期,致使农作物甚至植被的生长变得非常困难。各种风暴都将大大增加并加强。

      我在前一段所指出的是一种应对饥饿的解决方法。失去肥沃的三角洲、淡水和有利于农业的气候,不可能大幅度减少粮食供应。将来还会有一些食物,所以,富人会活下去。但全球人口却将大幅下降。现在这是不可避免的。

      非洲已经有气候难民正在寻求移居其他地方。他们已经被拒之门外。将由拉丁美洲进入美国的移民人数正在增加。我们的政府正在系统性地加增其苦楚,以便向其他难民发出不要尝试的信号。

      不久,孟加拉国恒河三角洲被迫迁移的农民数量将迅速增加。十年以内,这个数字将达到数百万。最终,这个数字将达到5000万。他们可以找到地方去吗?鉴于世界人民的主导态度,答案是:“可能不会。”他们会死去。

      第一世界城市居民的前景如何呢?我将以洛杉矶为例说明。现在,它从加州其他地区甚至世界其他地方都进口了大量的食物。这些食物主要是由卡车通过高速公路运来的。去年冬天,一条高速公路因为大雨而被关闭。修理需要花费好几个月。当然,其他高速公路是开放的。食物还在送来。但种种迹象都表明,风暴将变得更加频繁和强大。如果一条高速公路已经因为一场相对较小的风暴而被关闭了几个月,那么当风暴变得更严重、更频繁时,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呢?日后会有经高速公路进入城市的食物大幅减少的时候。

      洛杉矶是幸运的。它有一个港口,很多食物已经从那边运来,运输数额还将会增加,但暴风雨也会给航运带来问题。我没有做出具体的预测,但我们现在理所当然地认为丰富、廉价并且种类繁多的食物,在非常态的供应环境下,也只能是不按时和不确定的。

      我看到有研究表明,如果把运往纽约市的食品暂停运输两周,纽约市的食品供应将会枯竭。我怀疑这是世界上大城市的典型现象。气候变化本身就威胁着为它们提供能源的运输系统。还有其他风险,其中战争是最令人不安的。

      从事农业将成为最重要的职业

      即使没有战争,社会不和谐也是有可能的。如果很多人正在挨饿,那么很可能的是,人类暴力将伴随着不可预测的天气而出现,这将扰乱粮食供应。大部分的饥荒将会发生在大城市。

      城市种植的粮食越多,在未来的灾难中生存下来的机会就越大。有些城市做得相当好。当古巴无法再对外出售蔗糖时,哈瓦那就熬过了对其食品进口的终结期。但是许多城市几乎没有土地进行生产。尽管如此,建造温室并学会在温室中生产最多粮食的系统性努力,仍有可能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这并不意味着气候变化对乡村有利。拥有土地的农民即使在困难情况下也能找到生产粮食的方法,生活在靠近土地的人们,相比生活在远离土地的人们,其挨饿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从事农业将成为最重要的职业。人们是否有饭吃将取决于农民能否在不利的环境下成功地生产粮食。我打赌许多小农会成功,而粮食的工业生产却会崩溃。乡村将最有可能在无法避免的动荡中生存下来。

      当然,乡村及其农业生产的目标将不仅仅是养活村民。对于农场主而言,其成功也包括为城市生产。虽然我们认识到现代文明的崩溃将带来巨大的痛苦,但我们的目标是过渡到一种真正可持续的新文明,该文明将为其所有居民提供一种有吸引力的生活。

      乡村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共同体

      我为乡村复兴感到欢欣鼓舞的第二个理由是,它们可以成为中国教给我们的所谓生态文明的基础和典范。

      只有人们生活在共同体中时,生态文明才有可能实现。共同体是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人们对所有其他成员都感觉某种关切与责任。这在乡村比在城市更容易发生。在城市,许多人住在公寓楼里,他们几乎不知道有谁与他们住同一层楼。他们可能很少有熟人,或者他们可能会参加团体,在其中的一些团体中,共同体情感使得人们对其他成员感受到了一些关心和责任。在一些地方,这是宗教机构的一个重要作用,然而这类共同体几乎很难包括每个人。在一个小乡村中,却没有一个人被排除在外。

      为了在未来的灾难中幸存下来,我们需要的共同体就像乡村,而不是基于共同利益的个人的聚合体。我们必须要学会与身边的人一起工作,认识到我们之间的彼此依赖,并要互相照顾。在危机中,我们求助的对象是我们的邻舍,而非远方的密友。

      这并不意味着传统的乡村生活就如同田园诗般充满诗情画意。在遥远的城堡里,贵族或国王常常对村民颐指气使、不屑一顾,并窃取他们的大部分农产品。在我们所要建设的生态文明中,村民对自己的生活将有更大的控制权,他们的劳动也会得到更大的收益。关键在于,只有在一个小乡村里,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依赖,以及所有人之间的人际关系,才是可能的,甚至是自然的。这类乡村的复兴,使中国比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更有可能发展生态文明。

      据我所知,至少在中国很多地方,已经有意识地鼓励社区共同体的发展。我知道这种情况在委内瑞拉等玻利瓦尔国家存在。委内瑞拉能否在美国的残酷统治下生存,一直取决于这类组织。

      我知道中国的乡村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人口。像城市一样,这样的乡村需要被划分为共同体,这将构成生态文明的基础。大城市可以用这种方式组织起来,每个共同体都可以开始学习如何应对食物短缺。

      基础共同体与生态共同体的协同发展

      与将社会的基础建立在小共同体之上同等重要的,是共同体中共同体的发展。我们可能会说,小共同体是“自然的”。当然,一个所有人认识所有人并为所有人承担一定责任的家庭结构是“自然的”,将此扩展到“部落”级别也是自然的。

      然而,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作为一个共同体成员的强烈意识会导致对于非共同体成员的猜疑。这就会表现为对资源的竞争,甚至是对彼此资源的盗窃。在自己共同体内避免这种争权夺富的斗争,则可能会加剧与其他共同体的竞争。世界是不能在这一基础上生存的。

      因此,与个体对自己共同体的忠诚同等重要的是,个体能强烈感觉到自己的共同体属于共同体的共同体。这种可能性并不遥远。即使在现代,它也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作用。

      我所在的克莱蒙朝圣地社区就是一个生态共同体。这是一个独特的养老社区。有时我认为这是在与其他养老院和机构竞争地位、影响力和财政支持。但我们都是克莱蒙特市的一部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为我们的城市感到自豪。当我们的城市被誉为生态事务的领导者,或者被认为是美国最宜居的地方之一时,我们喜欢这样的感觉。成为一个健康城市的一部分,对我们老人院和克莱蒙所有其他社区,都是有好处的。

      不仅如此,我们是加州的一部分。我们对这个州的成就及其与其他州相比时的地位感到自豪。我们也被它的问题所困扰,即使这些问题并没有严重影响克莱蒙特或我们的养老社区。我们知道克莱蒙特的福祉很大程度上受到加州福祉的影响。我们希望克莱蒙特与其他城市合作,帮助加州为我们所有人服务。我们都是美国人,这一身份对我们来说比其他任何身份都更加重要,这一点已经在内战中得到了解决。

      我想大多数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所以,当我呼吁我们都要明白自己是共同体的成员,而这个共同体也是共同体中的共同体,后者依次也是共同体中的共同体组成部分等等,这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于人们在现代世界中的经历,而那个世界正在崩溃。

      国际共同体需要各国的联合

      显然,我所要倡导的不仅仅是我们已经拥有的。最重要的区别在于,现代性是围绕“主权”民族国家组织起来的,该组织有一些我们可以称道的积极因素。欧洲是现代性形成的领跑者,它以各种欧洲语言发展了丰富多样的文化。与中世纪文明形成对照的是,在中世纪文明中,拉丁语是文明的语言,因而大多数欧洲人被排除在文化的参与之外,而现代文明则发展了基于人们口语的文化。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

      但另一方面,主张民族国家的“主权”,也因将所有其他国家均视为竞争对手而与其国家利益背道而驰,甚至国家之间的联盟也是为了合力反对其他国家。只要有共同的敌人在,战争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巨量的资源被用于战争和备战。伴随着技术的进步,相互破坏的情形越发严重。最终,在“一战”之后的二十世纪,人们做出了一些努力,以便创造一个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进行国际合作的世界。国联失败了。“二战”后,联合国又进行了一次尝试。但是,只要各国把自己视为“主权国家”,就不可能有一个健康、可持续的国际秩序。

      欧洲在这场迈向国际共同体的运动中起了先锋带头作用。我们称之为欧洲联盟或欧洲经济共同体。它有很多缺陷,但相比于那个在几百年中孕育了无数战争的老欧洲,它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对于民族国家间的共同体而言,欧盟就是生态文明的典范。在现在的欧洲,人们无法说出“主权”在哪里。各个民族国家和欧盟都没有主权。对于在什么级别做出什么决定,大家有一个协议。这就是各国组织起来进入国际共同体所需要的一切。

      健康的共同体让所有成员受益

      在生态文明中,世界各国都会与邻国联合起来。遗憾的是,美国和欧盟并不鼓励这样做。卡扎菲之所以被杀,是因为他几乎快要成功创建一个严肃的非洲国家联盟。美国担心,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的这种联盟将使欧洲和美国失去在这些地区进行经济开发的能力。

      创造生态文明的任务就是结束这种剥削。它将使世界各地的人们能够为他们自己的需要而工作,并与他们的邻居在共同体中共同行动。现代主权国家的世界将让位给一个由六七个区域组成的世界,这些区域的代表将设法使它们成为一个大家庭,以处理真正的全球性问题。

      鉴于结束竞争性民族主义及其引发的战争是最紧迫的任务,那么第二项任务是将该国的部分“主权”移交出去。的确,“共同体中的共同体”模型表明,我们认为地方共同体是其最初始单位。这些共同体进入共同体中的共同体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也是为了所有人的福祉。因此,权力由较小的单位授予这些单位所在的共同体,以便所有单位都能从合作而非竞争中获益。民族国家将作为合作位阶的一个阶段,以使其成为国家区域共同体的一部分。

      一些现代理论像生态文明理论一样,也把权威的来源最初定位在最底层。但与生态文明不同的是,他们把底层看成是由个体组成的。甚至在社会科学的教学中,现代性也强调了个体。在某些方面,这是一种进步。在此之前,多数文明都把多数人视为可供支配的资产。原则上,现代文明认为每个人都有人权,并在某种程度上与其他所有人平等。

      事实上,现代文明当然曾经毫不犹豫地对那些不现代之人实施了种族灭绝或者奴役。即便在一些现代文明的国家中,歧视现象也一直是极其严重的。然而可以说,对于个体的理论肯定为变革提供了杠杆。

      靠近土壤和植被的生存机会更好

      生态文明所追求的理念基础是:承认每个个体的价值并尊重每一个个体,而不是从个体观念出发。霍布斯的理论主张,自然状态是个体之间不受任何限制的竞争状态,并以此作为君主权力的根基。生活如此悲惨,以至于所有人都同意把个人的权利并权力,都交给一个能够而且愿意维持秩序的人。不同于中世纪的情况,霍布斯几乎将所有的控制权都分配给了国王。

      当然,这种认为自然状态是完全混乱暴力的理论是错误的。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这样的状态。偶尔的,当强加的秩序被打破时,也只会局部地近似暴力混乱,但那是完全非自然的。

      相反,生态文明始于共同体。事实上,在数万年的时间里,一直存在着一种自然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类被组织成小的群体或更大的部落。我们的前人类祖先已经群居生活了。霍布斯假设的个体从来就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人类需要一些共同体才能生存。

      健康的共同体造就强大的个体。这些个体根本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个体”,相反,他们是“共同体中的人”。正是这样的人在生态文明中受到高度重视,他们真正受益于他们所在共同体的健康之上,而非为他们自己赢得更多好处上。现代个人主义在原则上是不可持续的,共同体是可持续的,并让生活具有意义。

      当今时代,我们一直试图通过使乡村与城市相似来诱使人们居住在乡村。五千年来,人们一直认为城市是优越的。

      而生态文明则基于相反的假设。当我们靠近土壤和植被居住时,生活就会更加丰富多彩,也会更与我们最深层的需求保持协调。此前,城市生活中看似优越的东西,现在所有人都可以通过技术获取。我们需要的共同体不仅是与其他人类在一起,而且是与自然世界在一起。这在乡村更容易实现。

      这一目标实现的同时,还有一些实际的优势。当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灾难和大量人口死亡时,我们在乡村的生存机会更好。

      发展劳动密集型农业应对潜在危机

      最后,为了建设一个新的、可持续的、健康的文明,城市需要找到复制乡村生活价值的方法。是时候让城市以乡村为师了。

      美国摧毁了它的乡村。乡村农业已被破坏性的工业农业所取代。我们不再饲养动物,我们生产肉。对土地和所食用动物的处理使毒素进入我们的食物,从而进入我们的身体。这在多个层面上都是不可持续的。在美国,有一小部分人正在返回乡村,以一种对土壤、植物和动物都有好处的方式生产食物。新文明甚至已经显现在这里了。

      但中国非常幸运。它阻止了土地人口的减少和人们对土地的彻底疏远,它开始了使乡村生活变得充满诱惑力的过程。共同体是可以在乡村得到重建的。

      这一进程才刚刚开始。我希望中国农民将农业视为他们最首要的活动。单一耕种应该让位于混种和套种。农民要学会在不使用毒药的情况下耕作,并通过使用立体空间来生产更多的粮食。乡村和村民要把他们的环境视为共同体的一部分,要对其尊重并照顾。中国的城市居民要准备好为更健康、更美味的食物支付更多。所有人都需要在许多地方准备好,使用更少的水并对其循环利用。随着天气越发变幻无常,人们将需要大规模转移至温室种植。

      我相信,说植物在被爱的时候就会枝繁叶茂,这并不完全是人的一种自作多情。农业将会更加呈现劳动密集型,但这也允许了人们对植物的热爱。如果中国人一起在健康的乡村里开展爱心合作,如果他们热爱那里的土地,热爱自己种植的农作物,他们将会为世界以最少的痛苦和死亡度过未来的灾难树立榜样。我们越快进入生态文明,就越能更好地应对当前这场不可避免的危机。

    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盈康一生:让科技为健康护航
  • 国网阳谷县供电公司提出“履约+”的管理新举措
  • 战略升级驱动大提速,盈康一生大健康布局初显“荷塘
  • 浙江省肿瘤医院重离子医学中心项目顺利完成首吊
  • Chinagoods415数字创富季3天撮合2万个“云上”采
  • 借势妇女节,百年糊涂创意营销助力品牌曝光破亿
  • 现场百人合唱《生日歌》,齐贺繁华集团家人们生辰快
  • 无为学院2022年文创产品将全国招代理商
  • 主编推荐 ...
  • 打扮家斩获“2021年最具创新力家装平台”荣誉...

  • 一对一辅导前十名大智教育给出高中学习方法,建议收藏...

  • 潮动蓉城,中石油携手舒达源亮相成都国际车展...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