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商学院>正文
  • 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19-01-08 15:36:21
  •   文/王育琨  北京地头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孟晚舟事件既然发生了,就是一件好事。不是好事也要把它变成好事!这是任正非的性格。任正非和华为都是压强出来的。孟晚舟未来有更大的责任,就需要这样的磨砺。大危机,是强者涅槃重生的机遇。

      孟晚舟沉静闯过第一关

      孟晚舟第一次出现在加拿大法庭上,沉静、从容,还带着微笑。没有人知道,她是带着手铐脚镣来到法庭的。因为突然变故,她被拘几日,必需的药都没有带齐,而加方拒绝人道主义的照顾。法庭上的仪态是孟晚舟内在质素的显现。

      第一次听证会开始之前,“她瞥了一眼身后的丈夫刘晓棕,后者则向她竖起了大拇指。”她轻松地微笑了。

      2018年12月11日法官当庭宣布:“考虑到孟女士在中国和其他地方都没有刑事犯罪记录,以及目前存在健康问题,加上她本人目前愿意居住在温哥华,有合适的担保人等诸多情况,决定允许她保释。”

      孟晚舟获保释。她一边擦拭眼泪,一边向丈夫微笑。

      根据孟晚舟律师的透露,她本人也已经想好了该如何打发这段时光——去位于温哥华市内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尚德商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孟晚舟本来是个工作狂,不知道的以为那是对工作的痴迷,熟悉的都知道那是对生命的敬畏。人生就几十年的光阴,要抓住每一刹那绽放天赋潜能。眼下没法全身心投入工作,她就选择去深造,去不停歇地充实自己。

      没有如此突降厄运,世人那里得知孟晚舟的沉定力,已达到如此境界?

      华为则如此回应孟晚舟获得保释:“我们的CFO孟晚舟女士近期在被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之后,今天法庭做出判决,同意保释。我们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后续会给出公正的结论。我们期待美国和加拿大政府能及时、公正地结束这一事件。”

      强者都是危机压强出来的

      孟晚舟事件,连续几天成了大众、媒体及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和热点。华为史无前例受到如此之大的关注,可谓危机见人心。

      陈氏太极11代嫡宗传人陈正雷大师,都按捺不住给我发微信:“王教授,华为这几天出这么多事,请问您怎么看?”

      我回应说:“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孟晚舟事件既然发生了,就是一件好事。不是好事也要把它变成好事!这是任正非的性格。任正非和华为都是压强出来的。孟晚舟要担当更大的责任,就需要这样的磨砺。大危机,是强者涅槃重生的机遇”。

      任正非熟通人性。他说一个人和组织的最大敌人是“堕怠”。人倾向于舒坦。没有人会有事没事找苦吃找罪受。

      为人父母,不会主动给儿女添加苦难;为人领导,也会日久生情而不会主动给部下设置苦难。哪怕是旧时代的师父,也不忍心故意折磨弟子。

      惟有外力,惟有对手会不停地给你设置陷阱,惟有不可测的灾难,突然降临,才是一个真性情的演示场。在现代磨炼儿女和部下的苦难,基本上没有主动设计的。

      所以一旦发生灾难性的突变,一般人还在抱怨和惊恐之中,而强者却已经找到了涅槃重生之道。

      这就是孟晚舟沉定力所展示出来的东西。或许,沉定力来自父亲的遗传。

      任正非面对至暗时刻

      上世纪90年代,当时政府给小灵通发牌照,不给2.5G和3G发牌照。中兴通讯等公司都赚了100个亿了,华为却认为小灵通技术很快就过时,上马小灵通是国家资源的浪费,因而错过了小灵通的机遇。2000年,华为被逼从零开始走向了国际化。华为老员工说,当时设备白给人送都没人要。也是在2000年,IT泡沫破裂,一大堆国际顶级公司都处在了危险中,华为更是雪上加霜:当年销售收入下降49%。

      2000年,任正非最器重的左膀右臂李一男出走,高管与员工大量流失……也是那一年,任正非癌症第二次动手术,重度抑郁症第二次爆发。排山倒海的压力向任正非袭来。

      2001年元月8日,一场更大的危机降临,任正非的母亲遭遇车祸,因为逆行司机逃离,母亲身上没带身份证只有十几块钱,被当作无家可归者而耽误了治疗,意外去世。任正非内疚、惭愧、自责………

      那是任正非的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任正非不断追寻为什么,一层层深入,最后达到了很高的思维境界。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至暗时刻让任正非实现了某种程度的生命觉醒。他坚定了自己对生命价值的追求。

      至暗时刻,任正非开始涅槃重生,记录这一段内在激烈思想交锋的,反映在几篇商业史上不朽的经典文章之中:《华为的冬天》(2000年),《我的父亲母亲》(2001年),《北国之春》(2001年)。

      先说《华为的冬天》。

      一般认为《华为的冬天》是任正非的危机意识。时任董事长孙亚芳看了,身上却出了一股冷汗。她说:“任总,你这不是在说,兄弟们,如果哪一天公司发不出工资不得不关门,可别怪我呀。市场太残酷了。这样的文章,太悲观了,对鼓舞士气不利。建议推迟发表。”

      文章出来,对外发布的时间却移到了2001年。

      “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开宗明义,他进一步分析说:“不经过挫折,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道路。磨难是一笔财富,而我们没有经过磨难,这是我们最大的弱点”。

      任正非认为,华为在危机中要活下去,需要一系列心理准备与技能准备:

      ——比如像德国二战后工人团结一心主动要求减薪。在那种上下同欲甘愿奉献的意志力面前,所有危机都将无影无踪。

      ——世界围绕着价值罗盘旋转。危急时刻,要建立健全价值评价体系、价值创造体系和价值分配体系的闭环体系。

      ——一切为了打粮食,提升工作的有效性。对事负责,对最终价值创造负责。对一年中既对价值创造没有改进,又没犯过错误的干部要就地免职。

      ——一定要推行以自我批判为中心的组织改造和优化活动。坚持自我批判后来进入了华为核心价值观。

      ——敢于创造和引导需求,善于抓住机会,取得“机会窗”的利润。

      ——清晰流程,重复运行的流程,工作一定要模板化,一切都要可追溯。

      ——华为的危机,以及萎缩、破产是一定会到来的。危机不期而至,员工跳出自己的角度立场想问题,才可能跟上队伍。

      ——每个员工要专注头拱地,拿出与众不同的绝活。人靠绝活立身,企业靠好产品走出危机。

      危机总是会不期而至。任正非忍受着身体的、精神上的巨大疼痛,为华为,也为自己,一条一条梳理华为度过严冬的心态和技能准备,深沉的慈悲和坚毅让人不胜唏嘘。

      《我的父亲母亲》一文,则反映了任正非在另一场考验中的心路历程。

      2001年元月8日,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遭遇车祸,却因逆行司机逃离,母亲身上没带身份证只有十几块钱,被当作无家可归者而耽误了治疗,因此意外去世。任正非急急忙忙赶回家,母亲已经几乎没有了意识。母亲走了。他悲痛欲绝。他内疚、惭愧、自责……那是任正非的至暗时刻。

      任正非一个月关起门来不跟任何人见面。父母亲的音容笑貌在他面前涌现,一幅一幅画面鲜活起来。他想到了母亲的爱温暖着一家人,她没有自己,全心全意照料着家里每个人的困惑、纠结和向往。她的名言“面子是给狗吃的!活下去才是硬道理”。让任正非看清了眼下危机就是在考验他活下去的倔强。父亲“不要随大流,要有绝活!”也让任正非拨开那些泡沫与烟雾,看到了核心科技能力的建设。

      “逝者已逝,生者前行”。一个月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原初花园,回到了自己的智慧之井。国内外市场激烈的竞争,让他一度淡化了市场竞争的无冕之王——内在的本性。他感受到了力量,一个月后,他推开了关着的门。

      一月后出门,拿着一篇文章《我的父亲母亲》。可是,任正非用心血写的文章却不能用。时任董事长的孙亚芳说:“对不起,这篇文章提到了10年牛棚,提到了三年困难饿死人。我们是做公司的,不跟政治搭界。您必须修改。”任正非又开始修改,边改边流泪。改着改着,他把桌子一拍说:“我不改了!这就是我要说的”!那份隐忍和决断,让人不胜唏嘘。

      2001年2月25日,任正非《我的父亲母亲》在华为人报第四版发表了。据他身边的人讲,这篇文章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当成任正非的一封绝笔。如果他要死了,这篇文章就是他对人生的交代。这里有回顾和忏悔,更有任正非对人生的定位,他的发愿以及他自立、自尊、自强的心路历程。

      《北国之春》是任正非的又一重精神探索。

      至暗时刻,2001年3月任正非又踏上了日本的国土。他是在探寻公司发展的路径,也在寻找生命走出至暗时刻的路径。

      日本从20世纪90年代初起,连续十年经历低增长、零增长、负增长……这个冬天太长了。日本企业遇到了什么困难,有些什么经验,能给华为什么启示?回国后,任正非就写出了《北国之春》。

      《北国之春》是一篇醒世的经典。任正非为华为人树立起一面巨大的镜子:在泡沫破裂,三大过剩笼罩着日本企业的时候,却看到那里的人民,平和、忍耐、乐观、勤奋和奋斗的精神未变,信念未变,对生活和工作的热爱未变……

      这种内心强大的力量,震撼了任正非。他要把这样的精神境界和心的觉性传递给每一个华为人:

      “什么叫成功?是像日本那些企业那样,经九死一生还能好好地活着,这才是真正的成功。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

      “华为经过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会构成我们的灾难。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

      “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高科技企业以往的成功,往往是失败之母,在这瞬息万变的信息社会,惟有惶者才能生存。”

      在日本,任正非取到了真经:日本公司九死一生,他们从生存危机中醒悟到,不管做什么,不管大小,都要把自己的活做成绝活,才可以生存。不管是高科技,还是餐饮服务,都必须有绝活。这是日本的画面,大大小小的生意,到处都是绝活。

      在日本,任正非为下面一幅画震撼:

      在松下电工,我们看到不论是办公室,还是会议室,或是通道的墙上,随处都能看到一幅张贴画,画上是一条即将撞上冰山的巨轮,下面写着:“能挽救这条船的,惟有你。”

      信自己!信自己的天赋潜能!信自己的英雄基因!信自己如如不动的心!

      人的本质不依赖于外部环境,而只依赖于人给予他自身的价值。面对危机、挑战、挫折和崩溃,财富、地位、社会差别、甚至健康和智慧的天资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了。惟一要紧的就是灵魂的意向、灵魂的内在态度,这种内在本性是不容扰乱的。

      孟晚舟事件走向

      孟晚舟事件,发生在世界全球化进程受阻,民粹主义抬头的非常时刻。我在《压强!是该提刀跨马上战场的时候了》一文中,曾经鲜明指出:既要有平实理性,又要有“提刀跨马上战场”的精神,几天时间微信阅读量接近30万,微博30多万。

      我曾经还引用任正非的话说:见到土匪就缴枪不杀,见到文明人就据理力争。该出手时就出手,该隐忍时就隐忍。按照任正非的灰度哲学,扣其两端而执其中,因为现实总是在两个极端之间的动态平衡。

      我很同意张月娇转发的一篇文章的主要观点:华为不需要民粹来站台,只要完全按照规则来就可以。本来就是家技术公司,几十年投入积累的知识产权可以与任何一家公司抗衡和利益互换。

      2002年的思科案,美国就动用相同的手段,但是没有得逞。现在的中国和华为,已不可同日而语,有更强的能力、经验和自信。

      中国人是中国的,中国企业是中国的,爱国是天生的情感,不需要煽动。国家发声了,就代表了我们的心声,表达的就是我们最理智的情感!

      随着中国进一步对接美国,加强知识产权的管理,中国企业面临此类的责难和打压会越来越多。华为事件,是这个大背景下的预热。

    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
  • 见证腾讯这十年:3个阶段,12个印象
  • 落地之举:战略到底怎么做
  • 我经历了多次失败 快手是我第 34 次尝试
  • 你败得稀里糊涂是因为你可能找错了人
  • 成功需要福气 福气背后是顺势而为
  • 创业是反人性的 要创业就不要像地球人一样生活
  • 200家店面,3个品牌 一道菜背后的红牌之路
  • 主编推荐 ...
  •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

  •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

  • 唐亮: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

  • 最新杂志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中国商人杂志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