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经营>正文
  • 十年之后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 责任编辑:cbmag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18-04-04 14:20:59
  •   心照不宣的同学会

      大学毕12年的同学会,没有放在母校所在地,也不是同学留下来最多的上海滩,而是选在嵊泗海边的一个度假村。选这儿打的是怀旧牌,大学最后一年的毕业旅行,去的就是嵊泗,12年,刚好一个轮回。

      距离有点远,大家在群里呼朋唤友拼车过去。财会专业,女多男少,很多男生的车子都要带上两三位女生,只有老班长李嘉的车子无人问津。大家心照不宣地把由美留给李嘉带过去,他俩也默认了。

      这次同学会,由美原本是不想去的。这年头的同学会,同学情不过是个由头,不就是拼职位房产伴侣孩子的好秀场嘛;还有当年各种明恋暗恋,终于有机会借着怀念青春的名头,各种正大光明地勾搭表白。

      多数同学毕业后都留在了魔都或北京。由美却一直居小城一隅,既没大富大贵飞黄腾达,情感上也乏善可陈,毫无显摆的空间。至于大学里的初恋情人,李嘉也许能算一个吧,当年两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其实彼此都知道,当年真能多走一步,也许就是另一种人生了。想到这,由美怅然不已。可错过了就错过了,谁也无法回头,再见不过是徒增惆怅,相见不如怀念。

      所以不管同学们在群里如何喊,李嘉私下更是殷切地问了好多回,她都借口说那几天刚好有培训,没法请假。

      同学会的前半个月,一日由美晚了一个多小时下班,惦记着孩子,饭也没吃就紧赶慢赶地往家里赶。正常时间下班的先生叫了个外卖,和儿子将就着吃了点,也不管孩子的作业,顾自在补看凌晨的球赛。

      听到她进门,先生眼皮子也没抬,根本不问她吃没吃,姿势也没变地摊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餐桌上乱七八糟地堆着外卖盒子,也没给她留点吃的。

      那边儿子在喊:“爸爸,花朵的‘朵’是不是多音字?”

      他冷冷地回了句:“问你妈去。”他知道她回来了。

      虽然由美在路上就能想象到家里是这副情景,但怒火仍然腾地升了上来。她重重地把包往他面前的茶几上一摔,刚好砸中了一只水杯,杯裂水溅!

      先生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抄起茶几上的果盘,利落地摔了下去。

      尖锐的炸裂声过后,一片死寂。由美的眼角余光扫到儿子隐在门背后探出的半个小脑袋,叹了口气,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怒火。默默地收拾了一地的狼藉,接下来,又将是漫长的冷战。

      李嘉正忙着最后一遍确认去的人数,准备订房订餐,看到由美名字后面打着的×,他很失望,私心里还是很想能借机见见由美。

      四年同学兼密友,他深知由美决定的事难以改变,但还是有点不甘,不抱希望地再次打电话劝了劝。没想到由美沉吟了下,竟然答应了。

      青春的告白是海浪

      被现实击碎

      由美在常州,于是约好先坐火车到上海,李嘉在火车站接她,再开车到嵊泗沈家湾客运码头和大家一起会合。

      上了车,寒暄了几句,然后就有点冷场,两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气氛多少有点尴尬。

      其实由美决定参加同学会后,心里多少有准备也许会发生点什么。李嘉前段时间刚离婚,而由美和先生感情不好,李嘉单凭直觉,也多少能猜得出。这样一对前准恋人,同坐一辆车,微妙的暧昧气息迅速在车里弥漫开来。

      趁着红灯,李嘉微微转头认真打量由美的侧颜,高挺秀气的鼻梁,弧度优美的嘴唇,依然美丽如初。只是细看下,眼角的几丝细纹出卖了她的年龄,而最大的变化,其实不是眼角的细纹,而是现在的由美,即便是脸上带笑,眼睛里却始终有几分忧郁沧桑。

      李嘉觉得心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有点疼,脑子不自觉地回放到十多年前的大学时光。那时的由美,像一头美丽的小鹿,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老是带着点胆怯的神气。李嘉第一次看到她,就升腾起一种想保护她的欲望。

      那时的由美,眼睛里有胆怯,还有快乐、傲气、娇嗲,却绝没有一丝世故。由美胆小,皆因她父母过度保护,独生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没离开过他们一天。

      到上海念大学,他们一万个不放心。由美基本一个月回家一次,有时没空回去,爸妈就大包小包地赶过来看她。班里的同学,几乎都吃过她爸妈带的好吃的,也都受到过嘱托,多照顾着点由美啊!

      追由美的男生不少,但李嘉知道,她喜欢的是他。可每次李嘉有所表示时,由美就开始闪躲。

      李嘉偷偷地找由美的室友兼闺蜜苏琪探口风,苏琪说由美爸妈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大上海打拼吃苦头,老早替她在常州老家谋好了国税局的位置,毕业后一定要她回老家的,所以不准她在大学里交男朋友。

      到了大四,同学们都忙着四处投简历找工作,果然,只有由美还是平日的节奏。

      到了五月,同学们大多已经找好工作,李嘉也顺利拿到一家知名外企的offer。有同学提议来次毕业旅行,去哪儿呢?彼时大家都囊中羞涩,最后选了离上海最近的嵊泗。

      等到海滩边的狂欢派对结束,夜已深,同学们都睡得东倒西歪。李嘉约由美去海边走走,两人沿着海岸线往前走,谁也没说话。

      初夏海边的夜晚,繁星满天,他一直记着那个晚上的由美,赤着脚走在沙滩上,她的脚很白,在黑暗中隐隐地反光,开始涨起夜潮,海水一波一波地涌过来,撞击到他们的脚上小腿上,又打着转儿退回去,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夜深,海水有点凉,空气里也浮起薄薄的寒气,可这样的夜,这样的海,有喜欢的男生陪在身边,由美愿意一直一直这样走下去。

      这时候,说话真是破坏气氛,可天总是要亮,梦总是要醒,海岸线总归有尽头,李嘉还是开口了,他说他喜欢她,希望她能在上海找工作,两人留下来一起打拼。

      由美心跳如鼓,他终于表白了!忸怩沉吟了半天,却说:“要问问我爸妈,他们不同意我留上海,一直想我回去,老早帮我在老家工作都找好了。”

      浪漫的沙滩表白,碰到现实坚硬的土地,就是那么尴尬俗气。

      嵊泗的毕业之旅结束后,由美带来她爸妈的回复,留上海的话得有房。李嘉老家在苏北农村,家境不能说贫寒,但在上海买房绝对是不敢想的。

      他没法承诺给她一个现世安稳的今天,但保证许她一个繁花似锦的将来。

      由美的鼻翼轻皱,那是她为难时的神情。不过还有个选择项,那就是跟她回常州。回常州好啊,工作婚房她家一手包办,生活安逸舒适。

      李嘉的眉头皱起来了,那是他为难时的神情。这岂不成了倒插门女婿?常州虽然经济也不错,但跟上海到底是有差距。更何况知名外企的offer在手,要舍弃,实在需要勇气。

      妈宝女与妈宝男的战场

      毕业前的时光过得飞快,两人在博弈和拉锯中,猝不及防就毕业了。

      期间由美在上海应聘过几间公司,不是嫌太偏太远,就是嫌薪水低工作琐碎。有找好工作的同学已经在外面租了房子,请大家去做客,由美一钻进那弄堂,就惊呆了。虽然在上海念了四年大学,自以为角角落落也都逛过,可真不知道光鲜亮丽的大都会背后,还有这种地方。

      一条伸展开双臂,就能触碰到两边墙壁的小弄堂,明明阳光灿烂,怎么下起雨来,抬头一看,一根竹竿从弄堂这头的窗口伸出来,架在弄堂那头的窗台上,上面晾满了衣服,正嗒嗒嗒地滴着水。进去后更吓人,72家房客挤挤挨挨,过道口搭个棚子就是厨房,同学租的房间在三楼的亭子间,那楼梯窄得连一个人都得侧着身上去,黑洞洞笔陡得吓人。

      由美被吓住了,乖乖地回了常州进了国税局上班。

      工作渐渐上了轨道,她爸妈开始密集地安排相亲,都是按照罗列好的条件逐条筛选出来门当户对的青年才俊,由美都看不上。好年华真是短暂啊,一晃就要过28岁了,爸妈急了,说千万不能过30岁。

      刚好有亲戚介绍了现在的先生,常州本地人,银行里的中层,虽谈不上太英俊,但个头高大,身形挺拔,还是颇加分的。

      两人,或者说更多的是双方父母,一拍即合,是啊,男帅女靓,职业体面,家境优渥,怎么看怎么般配。

      谈恋爱时似乎挺不错,虽说少了点激情,但双方都是奔结婚去的,好像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结婚前谈到新房设在哪儿,这下有争端了,确切地来说,是双方父母在争,两当事人都是无所谓的冷漠脸。男方要求住他们家,女方要求住他们那儿,最后达成一致,双方各出一半,买套新的。

      婚后两人才发现,一个是典型的妈宝男,一个是典型的妈宝女,双方父母都恨不得替他们过日子,夫妻俩倒像是对局外人。

      开始时先生还热情过一阵子,但像他这样从小被宠坏的妈宝男,哪懂得什么风情,难得放下身段讨好下由美献下殷勤,效果往往适得其反。由美不自觉地将他和李嘉比,越比越看不上,面上就老是淡淡的。

      先是两人世界倒也还好,客客气气,相敬如宾。等到有了孩子,公婆岳父母全插了进来,家里每天鸡飞狗跳的。

      先生的加班越来越多,脸也越来越冷,自私的个性,渐渐显露无疑。当然由美也知道,在他的眼里,他们是一样的人:自我,冷漠。

      这一等,就永远不见了

      车出上海,顿时感觉天高云白,神清气爽,两人的话也慢慢多了起来,你来我往半真半假地试探。毕竟是多年的老同学,李嘉最get得到由美的笑点,轻轻松松撩几句,就逗得她直发笑。

      那活泼泼地一笑,李嘉顿时有点恍惚,时光在瞬间倒流,似乎又看到了12年前那个青春美丽如小鹿般的女生。

      车至沈家湾客运码头,同学们也都陆续到了,见他俩一起,互换了下眼色。

      这次同学会的主题是“重回毕业季”,确实好像拷贝复制回到了那一年,夜深,喧嚣过后,海边一片静默。由美和苏琪住一间房,洗漱过后,苏琪已入睡,由美却毫无睡意,起身披衣,漫步走到海边,李嘉果然在。

      两人十指交缠,默默地沿着沙滩走,夜潮涨得有点猛,海水一波接一波地汹涌而至,她试探着往海里走了几步,又一波海浪涌了过来,眼看要湿了衣衫,李嘉一把将她拉入怀中,顺势将唇压了过来。意乱情迷中,她听到他在耳边说,我在旁边那幢楼单独开了间房。

      三天的同学会,由美一扫来时的忧郁落寞,眼神清亮,容光焕发。苏琪自然注意到她的变化,不止一次怂恿她,离婚吧,来上海!

      自然是想过离婚,但这个年纪放弃原来的一切,离婚别子,到一个新环境里从头开始,绝对是一个冒险。想起昨晚喝酒时,几个男同学半真半假地起哄,说李嘉现在离婚了,不说介绍个90后给他,怎么也要找个85后的。是啊,男人的青春期总是比女人漫长一倍以上。且不说先生同不同意离婚,即便是真的离婚投奔他,谁又能保证他会全心全意对自己呢?

      回程的车上,离别在即,空气有点凝滞。

      他说:“等你!

      她轻笑,点头。

      其实彼此都知道,除了爱情还有太多的亲情、纠结、牵绊、算计,这一等,或许就后会无期了。

      果然,由美一提离婚,先生坚决不同意,而她妈呢,一听她要离婚,血压飙升,直接进了急诊抢救室。妈妈出院后,由美再也不提离婚。生活一如往日,好在有个儿子。日子,也就这么过下去了。

      单位体检,由美的体检报告上显示糖类抗原CA125偏高,建议复检。开始也没太在意,单位里以前也有过很多同事查出来肿瘤标志物偏高,复检后基本是乌龙。

      但心里到底是不踏实,还是去复检了。这一检就没完没了,最后确诊竟然得了癌中之王——胰腺癌。

      那年,由美才36岁,儿子7岁。

      由美先生父母陪着她去上海辗转求医,李嘉苏琪他们发动所有同学,动用各种人脉帮她联系顶级专家。华山医院的肿瘤病房里,李嘉第一次见到由美的先生,他站在一边,看由美爸妈倒水喂饭,完全似个局外人。

      由美妈妈见了苏琪,背地里抓着她的手哭,都是自己害了小美。他们认为由美的癌症是被她老公给气出来的。“你看现在,我们要卖房子给小美治病,他还不肯,意思是这种癌症几乎没有治愈的希望,房子要留给儿子的。你说儿子都要没妈了,还要房子做什么?”

      钱还是筹措到了,但由美的病进程很快,她迅速地衰弱下去,最痛苦的是,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迅速地萎谢凋零,却什么都做不了。

      人到中年,不如自保

      时间过得真快,一期一会,毕业15年的同学会,如约在一间豪华会所举行,极尽铺张浪费。聚会少了由美,可毕竟不过是同学一场,时间会冲走一切伤痛的记忆。

      除了李嘉和苏琪,几乎没有同学提起由美。席间觥筹交错,热闹非凡,李嘉想起3年前的毕业12年的同学会上,由美坐在他身边,活泼地笑。

      他有点感伤,还有那么点后悔。如果15年前他勇敢点,坚持不放手;甚至3年前他坚定一点要和她在一起,她和他一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一切会不会都不同?都说癌症是郁积而生,倘若她摆脱那桩让她郁郁寡欢的婚姻,会不会就不会得癌症了,更不会死?

      但转念一想,又有那么点庆幸:好在当初没有被爱烧昏了头,没有坚持要跟由美在一起。这次开同学会前,他特意去了趟常州,去看由美的双亲和儿子。由美父亲提起由美走的那年,她的叔叔,也就是他的亲弟弟,半年后,也得了胰腺癌去世了。一年中,他失去了两个最亲密的亲人。

      李嘉心头咯噔了一下,这样看来,由美很可能有家族癌症的遗传基因。他大力摇摇头,不愿再想下去了。他提议,将这次同学会花费剩下的款项,捐给由美的儿子。同学们自然都赞同,一个个还自发地你几千我一万捐了不少,最后索性给由美儿子开了个户头作为教育基金。

      人到中年,最不缺的,最舍得的,不就是钱吗?

    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十年之后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 我已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  我是“区块链”本人 我要给大家介绍我的家族
  • 七万茶企为何不敌一个立顿
  •  “单身狗”背后的经济风口
  • 成功创新只是少数人的特权?
  • Brummell男装高级定制品牌:
  •  家族企业代际交接的高峰已经到来
  • 主编推荐 ...
  •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

  •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

  • 唐亮: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

  • 最新杂志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中国商人杂志     E-mail: news@cbmag.cn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184319671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