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随笔>正文
  • 时间美化仅有的悸动也磨平激动

  • 责任编辑:cbmag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18-07-11 08:37:41
  •   那样暖的温度

      让我的心突然转换了方向

      华咏生是我的房东,35岁的中年男人,高挑身材,穿风衣很好看。眼睛幽深如同一眼泉,我很少见过有那么漂亮眼睛的男人。他留下电话给我,说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他。他住1栋,我住2栋,听说他老婆被公派出国了,他一个人带着女儿过。

      我拨通了华咏生的电话,我说,华咏生,你能来陪我喝杯酒吗?

      不到10分钟华咏生就赶到了,他穿着米色的风衣,坐在对面,听我絮絮叨叨地回忆我和男朋友的感情,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温和地看着我,不时地低声插一句,想开些,不要太难过了。

      当酒吧的钟声敲过12点以后,华咏生起身说,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不,我还要喝酒,我执拗着。

      他劝说无效,最终是把我半拉半抱着拖上车。他低声说,周丽,这么晚了,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会好起来的。而我却是在华咏生把我拖上车,紧紧抱在怀里的时候,突然喜欢上他的。

      那么狭小的空间,那么近的距离,他身上的男人气味包围了我,结实的胳膊紧紧环绕着我。这样的温度,突然让我不可抑制地迷恋起来。我借故喝醉,倒在他的肩上装睡,那样暖的温度,让我的心突然之间转换了方向。

      我得承认,那个夜晚,我的确是在一念之间喜欢上了华咏生,却仅仅是喜欢而已。在被寂寞和孤单伤害的夜晚,任何来自别人的温度,都非常容易让我陷落。

      假如华咏生不是个好心男人,那么也许我和他的这个夜晚,都很容易被我们忽略过去,只当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华咏生在第二天敲我的门,带着他的女儿,他说让我教她一些折纸之类的简单手工,说他不太会这些,正好让我帮帮忙。我本以为华咏生是真的有求于我,便教小女孩儿做手工,又带她一起出去玩。

      这样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月,华咏生经常做好了饭送来给我和他女儿一起吃,说是感谢我,我也乐得接受。跟孩子在一起,我的心情也不知不觉慢慢好了起来。

      那一天,我正和小女孩儿在一起捏橡皮泥,她说,周丽姐姐,你最近心情好点儿了吗?我笑,姐姐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呀?

      她凑近我的耳朵,悄悄说,爸爸说你最近心情不好,怕你一个人会哭,所以才让我来陪你的。你现在心情好点儿了吗?我心头微微一震,本以为华咏生是真的有求于我,却不料,他是如此细心的男人,怕我一个人孤独寂寞。

      那晚吃华咏生送来的晚饭,我却吃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我偷偷看华咏生,他在卫生间里替我修漏水的水龙头,背影修长而挺拔。那个瞬间,我的心里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感情。我细细地喝着他煲的鲫鱼汤,雪白浓香的汤,那么温和地熨贴着我的胃,让我的眼里涌上了微微的湿。

      像这样懂得生活而又自律甚好的男人恐怕已经绝种了吧

      周日,我正在浴室里洗澡,突然停电。我摸黑擦干身体,裹上浴巾出来,却有人敲我的房门。我紧张地问,是谁?是我,华咏生。我开门,他手里拿了几支蜡烛,微笑,我想你是没有这种东西的,便送来给你。

      蜡烛橙黄的光芒在屋里洒下温暖而暧昧的光,我裹着浴巾,头发上滴着湿答答的水,身体上散发着诱人而成熟的香。华咏生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他起身低声说,我先回去了,女儿在家里。

      你骗人,华咏生。我说,今天下午我看见她的外婆来接她。华咏生无语,顿了一顿,转身向门口走去,我在背后绝望地哭泣起来,华咏生,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他叹了一口气,复转身来,手掌抚过我湿漉漉的头发,那么温和,却与情色无关。我顺势将身子埋进他的怀里,他没有推开我,却只是像一个父亲对待娇宠的女儿那样,将我轻轻地护在他的臂弯中。他说,周丽,你还年轻,不要做傻事。他微微地笑,轻拍我的背。周丽,你在我眼里和我女儿一样,还都只是孩子。

      我真的开始迷恋上了华咏生,若说开始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喜欢,而现在,的确是陷入了相思。

      他是那么懂得生活的男人,将各样的菜肴和汤水做得美味可口,家里始终飘有鲜花的香气。我见过他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菜的样子,动作娴熟,神情专注。

      我突然是那么不可遏制地想上前拥抱他,像一个小妻子那样,温柔地从背后揽住他的腰,将脸贴上他的背,呼吸他身体皮肤上的每一寸气息。像这样一个懂得生活而又自律甚好的男人,恐怕已经绝种了吧?

      我问华咏生,你和你妻子的感情很好吗?他看一看我,点点头。我不死心,又问,难道她出国这么久,你一个人也不觉得寂寞?

      他笑笑,女儿已经占去我生活的大半,我不觉得寂寞。寂寞是属于年轻人的事,我已经不年轻了。

      你哪里见老?我气他如此庄重。

      真的是这样,华咏生深深地看我一眼,撩起额前的头发,你看这里,已经有了白发。

      华咏生,有的时候我真的希望能和你一样大,这样至少你不会说我小,说我幼稚不懂事。我叹气。

      我和他从此清风明月

      不再相见

      又一年的情人节,是我和华咏生相识一年的日子。我约他喝酒,还是那家酒吧。

      我喝了不少酒,华咏生看着我,周丽,你该去谈场恋爱,而不是闷在这里喝酒。

      我打断他的话,华咏生,把你面前的酒喝掉我们就走。

      他无奈地笑一笑,端起面前的酒和我干杯。是我把他拖上出租车的,我在他的酒里放了少量的安眠药。我扶他回了我的住所。

      当他终于宛如沉睡的婴儿一样躺在我面前时,我的呼吸开始变得紧张急促,我一件一件,慢慢褪下他的衣服。第一次亲吻他的肌肤,他的味道让我一时头昏脑涨,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情感慢慢地笼罩了我的全身。

      我爱华咏生,可是他不肯给我他的爱,我固执地想要留住些什么,于是,我想留下一个孩子,留下一段有关他的记忆。我是真的想要一个孩子,然后离开他,远远地,独自生活。

      我相信那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孩子,有着如同他一般深邃的眼睛和柔软的头发,我会把对他全部的爱,都倾注在孩子身上。华咏生,既然我得不到你的爱,那么请允许我以这样的方式来爱你吧。

      我不会忘记那个夜晚,我急促的呼吸和滚烫的皮肤贴在他的身体上,他的手下意识地揽紧了我的腰。我亲吻他的每一寸肌肤,有一点儿卑微,可更多的是一种巨大的快乐,我想要哭,却又感觉到圣洁的快乐。把身体奉献给最爱的人一点儿都不可耻,我真的怀着那样一种献身的念头,投入而专注地做着每一件事。我的手指在他的发间穿行,我的吻落在他的唇上,那样的温度,让我像一条失水的鱼,奋力地挣扎着,不知疲倦。

      我是被华咏生推醒的,我睁开眼睛,他已经穿得整整齐齐,目光里交织着复杂的感情。他端一杯水给我,喝点吧。我顺从地喝下。

      他叹口气,你饿了吧,我做饭给你吃。

      他做了丰盛的菜,摆了满满的一桌,我坐在他对面,一口一口细细地咀嚼他做的饭,心里说,华咏生,再见了。

      我已经预知了我们的未来,他待我必将如同路人一样谨慎而警惕,他看我的眼光将不再澄明了无心结,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走向这样的穷途末路。所以,这顿饭过后,我和他便从此清风明月,不再相见。但他身体里的某一粒种子,也许正在我的身体里生根发芽,那将是上天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

      华咏生不看我,只是低头吃饭。良久,他抬起头来,低低地说了一句,周丽,你真的该找个人谈恋爱,好好照顾你。我微笑,是的,我会。

      那个名字随着时间的沉淀

      被我渐渐埋进心底深处

      几年后,我在家里整理东西的时候,在一本旧相册里我看到了一张照片,我和一个小女孩儿的合影,那个拍照片的人,是华咏生。这个名字穿越了时空的烟尘,袅袅而来的时候,依然还是让我的眼睛泛上了微微的潮湿。我将照片拿出来放在手里看着,突然发现背面有字,是华咏生熟悉的字体。

      他写着:周丽,当我醒来的一刻,听到你在睡梦中呢喃着孩子的字眼,我便猜到你要做什么样的举动。我清楚地知道,一个人带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你是那么年轻、那么容易冲动的年龄,我不能让你在年轻的时候,以爱的名义让自己过得太艰辛。所以,请原谅我在给你的水中放了事后避孕药。希望你,不要受到伤害。好好爱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眼泪在那一瞬间终于轰然而落。儿子跑过来叫着我,妈妈,你怎么了?我摇摇头,没什么,风吹的。

      是的,真的如他所说,我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但不是华咏生的。那一夜,我并未怀孕。

      华咏生这个名字,随着时间的沉淀,随着生活的圆满平安,被我渐渐埋进心底深处,不再轻易想起。

      P120    幸福是气泡  我至少曾经抓到

      只想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

      岁月无情也多情,它可以让已成陌路的两个人,重新相逢相知和相爱。

      钟尔南在一个夜里尾随林巧,并且把她救走。此前,他们有9年没有对方的任何讯息。

      富丽堂皇的饭店门外,几个男人围着林巧,又拉又扯。钟尔南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她就像个小孩一样被他牵着离开。林巧喝醉了,她的醉酒钟尔南再熟悉不过,保险公司业务员有几个不能喝,又有几个没喝醉过?

      当年,他就是因为林巧的工作才和她分手的。他见不得她醉,尤其是醉倒在某个男人的臂弯里。事后,钟尔南承认自己是矫情了。可是,年轻的爱情大都矫情。相爱时,他们只不过二十出头。

      男人的英雄救美背后,往往有点图谋不轨。只有钟尔南对她,干净清白,就算不爱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欺负。这一晚,钟尔南没回家,打车去宾馆开了间房,把迷迷糊糊的林巧抱上床,他守了她一夜。

      其间,林巧吐了,衣服和地毯都弄脏了。钟尔南叫来服务员,收拾房间,又让她帮林巧把衣服脱了拿去干洗。其间,竹君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说今晚不回去了,陪领导打牌。

      林巧的手机一次都没响过,他由此知道,在这样一个不安分的夜里,除了他,再也没有哪个男人在乎她的喜怒哀乐。

      钟尔南记得,分手的时候,林巧远走高飞,飞去哪个城市都不肯告诉他。她做得很绝,明显是要和他永不相见。但就在前几天,他听说林巧回来了,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正是竹君。

      钟尔南猜不透女人的心思,或许竹君这么做只是无意,要么就是为了考验一下他对她的爱。可是,很多时候,爱情真的经不起考验,尤其是男人的爱。

      7年前,钟尔南天南海北地找林巧,找到桂林,他认识了竹君。他花了一个晚上和竹君讲完他和林巧的爱情。竹君说,都分手两年了,你还放不下啊?

      钟尔南说,我只想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是我把她打跑的,那天我喝多了。

      竹君说,那我帮你留意一下吧。

      她是个导游。钟尔南最先爱上的是她的职业,竹君的职业或许能帮他找到林巧。他把林巧的照片给了竹君,他说他手里只剩下这一张了,其他的都被她带走,或者撕毁。钟尔南舍不得,特意交代,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它,无论找不找得到林巧,你都要把照片还给我。

      竹君说好。

      他们是因为这张照片才一直联系下去的,从夏天到次年开春,林巧依然杳无音讯,这让钟尔南觉得疲倦,慢慢地就失望了,于是他决定放弃。

      恰巧是三月,旅游淡季,竹君正和他待在同一个城市。钟尔南找她要照片,竹君说,再爱也都过去了,你已经做得很好,没什么想不开的。

      钟尔南说,不是爱,就是觉得欠她个交代。

      不是爱。正是这句话,让竹君敞开了心扉,她说尔南,其实我喜欢你。她被这个男人的深情和执著所打动,钟尔南沉默的样子,让她觉得他很像一艘古旧又牢靠的船,她想做个舵手,在他的怀里扬帆起航。

      他也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了,钟尔南说,我想按揭买套房,就是首付还差点。竹君把银行卡递过去,房子算我一份。

      岁月太长,淡了情,荒了爱

      林巧回来一年了。她是为了一个男人回来的,但这个男人不是钟尔南。之前的8年她在深圳。

      怕是老了吧,她想。8年的孤单忙碌的生活会让一个女人苍老,正巧,有个男人说,如果你想回来,我能够给你安排份稳妥的工作。

      林巧答应了,她重新回到阔别8年的西安。触景生情在所难免,只是岁月太长,淡了情,荒了爱,剩下的就只是那么一点恍惚的记忆。

      她没想过去找钟尔南,更没想到在谈保险的时候能碰见竹君,竹君是为钟尔南买的保险。如果不是林巧被合同上的名字刺了眼睛,竹君一定不会把眼前这个女人对上号。

      她们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家,竹君也没说这事。第二天,钟尔南拉着她去民政局扯证,竹君一路上都在哭,钟尔南笑话她,你这个样子,人家还以为咱俩是来扯离婚证的。

      竹君是高兴,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没和她打任何招呼,钟尔南就把她娶了。她措手不及地跌进巨大的幸福中,喜极而泣罢了。

      紧接着是盛大的婚礼。婚宴的前几天,竹君找了个借口给林巧打电话,开始一直都在询问保险事宜,末了她才说,我要结婚了。林巧说,恭喜啊,你孩子的保险,我先预约了。

      对林巧回来的消息,他的反应一如竹君料想中的平静,他轻轻地哦了一声,又问,她现在做什么?

      竹君说,老本行,还是保险,以后咱孩子的保险就找她办吧,放心。

      滚烫的疼清晰如旧

      如果不是钟尔南出现,林巧想她应该会爱上那个给她工作的男人,她也正在爱的路上,尽管爱得有点步履艰难。

      醉酒的次日早晨,林巧说,我没事了,你一夜没睡,赶紧回家休息吧。

      他说对不起。这声拖了9年的抱歉,他终于说出来。他说,那天刚打完你,我就后悔了,心里很疼,你跑出去之后,我连着甩了自己十几个耳光。

      钟尔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林巧一直捂着自己的左脸,那滚烫的疼清晰如旧。她说你不应该打自己,你应该出来追我。

      林巧还说,你以为我愿意卖保险啊,我还不是想多赚点钱。

      9年前,钟尔南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所有开销都是林巧一个人负担。她是中专生,比钟尔南早几年踏上社会。越是年少轻狂,越是不容女人触犯他的尊严.其实林巧已经做得很小心了,她从不和他提钱,即使有争吵也会绕过这个字。但钟尔南就是敏感,有时候他偏要把话题往钱上扯。

      伤人伤己的话说得多了,哪有不分手的道理。钟尔南一直觉得他欠她的,从相爱的第一天开始,一直欠到现在,总共欠了将近14年。

      他说我想请你吃顿饭。林巧笑了,这顿饭有意义吗?我很忙,没时间去做没意义的事。

      看似轻描淡写的拒绝,实则是她心里还有他。钟尔南说,有意义,因为我从来没用自己挣的钱请你吃过饭。

      林巧答应了,吃饭而已,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别想太多了。

      钟尔南带她去最高级的饭店,可以坐十个人的包间,他们面对面,中间的大圆桌上点满了菜。这顿饭花了一千多块,其间林巧出去接了个电话,钟尔南埋单时,服务员告诉他,那位小姐已经把账结了。

      钟尔南很生气,他说林巧你至于这样吗?你是不是非让我难过?

      她说没什么,我只是不习惯不相干的男人为我破费。

      不相干。钟尔南点点头,他懂了。

      这个拥抱很长很深

      林巧辞了工作,她决定不爱那个男人的时候,就不想继续接受他的恩惠。男人说,即使我和你之间没有可能,你也没必要这样。你太冲动了。

      这是她为钟尔南最后一次冲动,冲动之后就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理智。钟尔南蜻蜓点水的短信,在她的心里掷出一个又一个涟漪,可她不动声色。钟尔南只是关心她而已,你没工作了,以后怎么办?

      林巧说,找个大款嫁掉。

      他说,在你嫁掉之前,给我个机会照顾你,就当成朋友或者知己,行吗?

      林巧说我不缺钱,在深圳那几年,我赚了很多钱。

      他们都是在分手后铆足劲赚钱的,林巧是为了麻痹自己,钟尔南是为了跑遍全国各地去找她。林巧想,她什么时候可以停下来不当工作狂了,她什么时候就不爱钟尔南了。

      可是,在她真的闲下来的这个冬天,在和钟尔南同一片天空下的城市里,她还是有点招架不住了。水管爆了而已,她可以找工人来修,但她却给钟尔南打了电话。

      9年前的生活就是这样,那间旧屋的水管经常爆,每次都是钟尔南修好。作为奖励,她会亲他一下。9年后,这个男人再次给她修了水管,并且问她怎么奖励,林巧不答,他就走过来拥抱了她。

      这个拥抱很长很深,如分手后的那些岁月一般,带着思念和牵挂。钟尔南一直不肯松手,林巧也不想松,如果倒退9年,无论他结婚与否,她定会再冲动一次。然而,光阴的齿轮就在这一刻无情地滚进林巧的心里,硬生生地把她推进现实。

      她说,我还有事,马上要出门。

      钟尔南放开她的下一秒,林巧转身吸了一口气,连同泪水和爱,一声不响地全都吸进记忆里。夕阳斜照的小房间,他与她,默默地享受着时光里的片刻安宁。

      这已是红尘眷顾他们的最美的句号。

    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时间美化仅有的悸动也磨平激动
  • 一个资深创业者的复盘:如果你有多个商业模式 在战
  • 倘若你看不到我的绚烂天空 我又何必解释我的不同
  • 幸福早在脚边 你我却翻天覆海去历遍
  • 孙悟空的颠覆式创业为何注定失败
  • 理想家 一场向往的生活
  • 三次创业失败:不够快,战斗未开始即结束
  •  母亲用生命撞醒了任正非
  • 主编推荐 ...
  •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

  •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

  • 唐亮: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

  • 最新杂志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中国商人杂志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