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专题>正文
  • 直播平台:混战已过进入下半场洗牌期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 2017-03-07 11:26:07
  •    “风口论”吹死了多少“猪”

      当雷军说出“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这句话时,他怎么也没想到,此话在以后的日子里会误导无数的创业者。

      雷军的本意或许是,只要抓住了好的机遇,即便是猪也能成功。但是,在后来的传播中,大家一窝蜂地涌向风口,好像晚一步,就没有你站立的位置了。更有甚者将“风口”理解为热门行业、热门领域,并且天真地认为,因为热门,就会有各种助力,只要懂得借势就能成功。

      很显然,风口也许就是刀口,当无数创业者削尖了脑袋想往热门行业挤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资本、人才、产品、技术等从哪里来。大家都在抢,凭什么你就可以成为那头幸运的“猪”?即使站在风口的“猪”们,其命运也可想而知,要么被杀,要么被阉,逃过这两种命运的,也是伤痕累累仓皇出走。

      直播平台:混战已过进入下半场洗牌期

      作为2016年资本的宠儿,由炙手可热的明星项目到烫手山芋的失败,光圈直播倒闭得让人有些惊愕。

      如今,光圈直播的官网已经无法正常访问,在百度搜索中输入“光圈直播”,出现的相关新闻几乎都是:倒闭、死亡、欠薪等。对于这样的结果,创始人兼CEO张轶只用寥寥几个字回复:创业维艰,一言难尽。

      如果非要给光圈直播出具一份“验尸报告”,直接死因是钱。市场骤冷,光圈的用户量及流量都不够亮眼,难以找到合适的接盘对象。而有类似遭遇的并非光圈直播一家。整个直播行业,在2016年的前三个月,包括映客、花椒、一直播等超过100家直播平台拿到融资。彼时的直播行业繁花似锦,是资本和媒体关注的宠儿,然而,没有人能想到,巅峰之后便是断崖。

      疯狂的上半场

      直播在2016年有多火?

      2016年8月20日,张继科在结束奥运征程回国后,在花椒进行了独家直播,巨大的人气造成网络拥挤,甚至导致服务被刷爆。而在5天之前,斗鱼刚刚完成C轮15亿元人民币融资。这是国内第一家迈入C轮的网络直播平台,金额也刷新了直播行业的融资纪录。此轮融资由腾讯和凤凰投资领投,其他7家资本或基金跟投,加上2016年3月份的1亿美元(约6.7亿元人民币),斗鱼在2016年获得了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三个月之后,国内移动视频领域的独角兽“一下科技”完成了由新浪微博、上海广播电视台、微影时代投资的5亿美元E轮投资。这是“一下科技”融资史上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的一次,也创下国内移动视频行业的单轮融资金额最高纪录。

      直播行业的快速爆发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关注,资本快速介入。2014年,斗鱼、虎牙先后成立,成为如今的直播龙头;此后映客、花椒进入市场,主打移动直播概念;随着王思聪投资成立熊猫TV,正式将直播推上风口浪尖。此后,阿里、腾讯纷纷布局直播市场。

      直播平台背后的投资者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各大投资机构,包括IDG、红杉投资中国、紫辉创投、启明创投等。二是上市公司,其中包括腾讯、360、京东、欢聚时代等。三是赵宝刚、王刚、李笑来等天使投资人。

      直播在过去一年,以压倒性热度占据创投圈TOP1。根据云投汇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1月30日,全国共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涉及总金额达108.32亿元。此外,《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从2015年第四极度至2016年第三季度,直播领域的投资金额增长近400%,而同期互联网行业只有25%的增速。

      显然,在过去的一年,资本市场对网络直播趋之若鹜,但资本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乘着互联网的红利,很多企业在根基未稳的情况下“被投资”,被资本的泡沫吹大。而面对资本、政策、竞争等多重因素的改变,一旦有风吹草动,一些既没有流量,又无法继续生产优质内容的直播平台很快就在大浪淘沙的过程中悄然死去。正所谓“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中国“Meerkat”们的命运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投资直播可能赌博的意味比当初投资团购、O2O来得更凶猛。经历了一年时间的疯狂,随着用户增长红利的逐渐消退,进入2016年下半年,直播市场趋势陡转直下。根据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从2015年10月起,直播行业应用阅读新装量保持持续上涨势头,到2016年8月触及最高点8166万,9月开始,该项指标骤跌回7121万。

      与此同时,根据相关报道,直播市场上的三百多家平台或有超过三分之一已经死亡,它们面临的问题几乎相同:优质内容缺乏、多方巨头围剿、运营成本加大、用户加速流失、融资变难、政策取向严格……

      直播平台,已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境况。大的直播平台都还在烧钱阶段,他们靠背后的融资才得以收支平衡。不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小直播平台,欠薪成为了其普遍现象,很多中小平台都面临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实际上,因为高昂的宽带、人力、运营成本、政策限制等多方面原因,多数直播平台目前其实处于亏算状态。2016年9月21日,映客直播投资方昆仑万维发布公告,拟出售映客3%的股权,售价为2.1亿元。公告还显示,2015年,映客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一年的利润竟然买不了北上深的一套普通住宅。即使如此,映客已经是为数不多的能实现盈利的直播平台之一,更多的直播平台就像一艘艘轮船,华丽丽地在海里飘着,却看不到岸。

      据亿欧调查,国内外直播企业都还没有进入收获期,盈利成为很多投资方心中的痛。目前,90%的直播平台都处于A轮及A轮之前,其中处于天使轮的近30%。

      目前的直播平台,动辄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人,有的甚至上千万粉丝在线,因此,在宽带成本的投入上,各家平台几乎是下足了血本。以第一批成长起来的YY直播为例,从2014年第一季度到2015年第四季度,YY直播仅宽带成本就增加了近1亿元。而熊猫TV负责人则坦言,他们每年花在宽带上的钱大约在5—7亿元。

      除了宽带成本,签约知名主播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2016年2月,虎牙以3亿元天价签约“电竞第一女神”Miss,刷新了行业签约纪录。在奥运会上以“洪荒之力”走红的傅园慧在映客直播取得了空前关注。据统计,在一小时直播里,傅园慧获得了320万映票支持,产生32万元,其中傅园慧按照分成比例拿到10万元。这或许是一个此前难以想象的收益,但如果对比映客的各种推广费用,这个营收显然并不值得一提。

      一位业内人士说,发展到今天,直播平台最切实的做法是把自己卖出去,大家都觉得直播流量入口是所有互联网巨头的必争之地,把流量交给他们就会有更丰富的变现途径。可是,不好的消息是,在直播平台如今的窘境下,即使有企业愿意“卖身”,可能也会由于卖家太多而低价出售,甚至卖不出去。

      2016年10月,直播平台的鼻祖Meerkat在美国宣告下架,这个曾经被看成是独角兽的公司,被两大巨头开发的Facebook Live和Twitter Periscope挤出了直播舞台。如今的美国直播市场,已经是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三分天下的局面。

      和美国一样,在中国,巨头们也在参与直播,这些巨头们有可能直接或者间接地决定了中国“Meerkat”们的命运。

      4年前,市面上有超过1000家团购网站,如今只剩下美团、糯米等;3年前,中国有超过1600家P2P,一年后倒掉了1302家;2年前,O2O平台数量突破1000,如今只剩下长长的死亡名单。

      对于直播行业的命运,花椒直播前CEO胡震生有过一段经典的描述:“直播起于秀场,闻名于明星,成于社交,正名于内容,赚钱于打赏及广告,变现于上市,衰于互相诋毁,触礁于色情,亡于下一代技术兴起。”同样是站在“风口”的直播平台,三百多家企业搅动整个行业,谁又能准确说出,不久的将来,它们还剩多少。

      雾霾之下的生活本已无奈,被资本寒冬笼罩的创业者的心头更是一片阴郁,尤其身处火山口,你却一身寒意时,往往这份寒冷更加刻骨铭心。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眼睛一闭,企业怎么办?
  • 为接班人这事,曹德旺操碎了心
  • 民企接班潮中的“父”与“子”
  • 两会上 哪位中国商人说出了你的渴望
  • 线上线下融合是最佳商业模式
  • 我和马云都认为 线上线下融合是大趋势
  • 线上线下融合或出现十大创业趋势
  • 怎样布一场线上线下的融合之局?
  • 主编推荐 ...
  •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

  •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

  • 唐亮: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

  • 最新杂志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中国商人杂志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