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专题>正文
  • 两个人的世界 懂比爱更难

  • 责任编辑:新商业 来源: 中国商业期刊网 2015-09-14 11:32:16
  •    

      所谓的爱情竟真的轻如鸿毛

      2009年情人节,姚小芬对我说:我看咱俩还是分开吧,人挪活树挪死,干嘛咱俩非一棵树上吊死啊。

      斜躺在压花帆布的沙发床上,我翻翻眼珠看看眉目如画的姚小芬,偏偏头又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闭着眼伸手划拉两把,空荡荡的床上,只有初春那乍暖还寒的阳光。

      洗脸时忽然一愣,发现洗手盆上孤零零地放着我的牙刷,兔子一样跳回卧室,衣橱里,姚小芬的长裙短袜还有红色的行李箱,统统不见了。

      她其实已经出走过N次了,但每次,只要看到那只糖果色的蘑菇漱口杯,我就心安得很。那是我在淘宝上为姚小芬花了80块钱买回的漱口杯。虽然当初她认定那只杯子时,我觉得这女子有点败家,可是,那时候咱有钱呐,一个80块钱的漱口杯算什么,只要她高兴就好。

      糖果杯子的失踪让我突然有点心慌气短,沉默了两小时,拨打她的电话,还好,接了。还没等我说什么,姚小芬就开始磨叽:“陈明,对不起,我觉得咱俩真不合适了,和你在一起,一点恋爱感都没有,我都要绝望了。”我不搭她话茬,只问:“你在哪儿呢?”

      知道她正在"三义轩"餐厅,我心想,这杆子撩得够远,都跑房山区去了,不过那里的的爆肚、炸咯吱和麻豆腐确实是老北京最地道的吃食。这样想着,麻利地穿衣下楼,口中嚷着:“先替我要份爆肚,哥哥半小时就到。”姚小芬的声音就像在一马平川的大路上突然打了个别子,正在下楼的我,晃一晃差点踩空,她说:“你别来,我和钟鼎在一块儿呢。”

      咬牙切齿地踮着扭伤的脚撞开门,满心苍凉,睚眦欲裂,罢了罢了,姚小芬这贱人终于弃暗投明了。

      仰面躺在床上,我又想起了钟鼎,不过一个开凯美瑞的小子,姚小芬的价码竟然这么低。想当初,他送她花,她回家来叽叽咕咕地笑着说他的逸事,那是多嚣张的蔑视啊。也是,那时候她的男人开的是什么,宝马。凯美瑞和宝马的区别,就是钟鼎到陈明的距离。

      可惜的是,时运不济,命运多蹇,2008年,我的全部资金套牢在股市,正像那个段子说的一样: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西服进去三点式出来,老板进去打工仔出来,博士进去痴呆傻出来,姚明进去潘长江出来,鳄鱼进去壁虎出来,蟒蛇进去蚯蚓出来,牵着狗进去被狗牵着出来。

      我虽然没有被狗牵着出来,可确实被打击得骨塌肉软,人生是一场幻象的苍凉感和悲壮感彻底让我泄了气。好在,姚小芬还白骨精着呢,每月怎么也有几千的进项。我嘴上嬉皮笑脸:这回终于轮到我吃软饭了也。可一颗心,丝毫的热气都没有,年少得意的我,一个跟头摔这儿,真有点爬不起来了。

      刚开始姚小芬表现还不错,该吃吃该喝喝,没有半点抱怨。从什么时候我们举案齐眉的日子开始变味了呢?从她开始给我张罗着找工作吧。天天抱一摞招聘启事回来,可那都是什么岗位啊,销售业务、电脑文员、公关助理。有一天我终于和她急了,“回头看看你们单位缺不缺看大门的啊?”姚小芬一张嘴差点没把我噎死:“现在经济危机呢,看大门的岗位也不是谁想干就能抢得上的。”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失去黄金枷锁,姚小芬竟然有了颐指气使的派头。我愈发泄气惫懒,过去还偶尔做做饭扫扫地,现在,天天上网看碟浑浑噩噩,给姚小芬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一日夫妻百日恩,姚小芬跟了我4年,我在她身上花过的钱车载斗量,要她养上我一两年,这点交情还是有的吧。

      没成想,所谓的爱情竟真的轻如鸿毛,我失业破产五个月,姚小芬有了新欢。

      一个不思上进的男人连自己都厌倦

      脚上的肿消了之后,我对姚小芬的恨更多了一层,她跟我在一起时也没这么张扬啊,钟鼎给她买宝姿了,钟鼎给她买LV了,钟鼎给她买施洛华奇了,沈未未一字不落地向我报告着。报复似的,她给我买来爱玛仕衬衣、BOSS衣服,甚至细节到只有小资们才喝的依云水。

      “我要让她看看,没有了她,陈明的日子有多么的幸福和奢侈。”沈未未棉花糖一样偎在我的怀里,左一口右一口地亲着咬着,埋汰姚小芬的同时不忘后发制人:“当初你还拿她当宝,对我爱答不理,现在知道生活怎么教育人了吧。”

      我扭扭头,试着将沈未未的头发缠到尾指上,她的头发那么短,而她的脸却那样长。那一刻,我承认自己同样是个贱人,一个女人能够不记前嫌地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还想着那个狼子野心空长了一副俏丽皮囊的姚小芬。

      沈未未追了我两年,两年中,为了实现和我的密切接触,她们公司的所有业务单子几乎都给了我。除此之外,这个女子还能大半夜的从东直门的簋街买一串麻辣小龙虾,横穿大半个北京给我送到酒仙桥的窝里来。这样的痴情对姚小芬丝毫不起作用。她是聪明的,看得透男人的心,相对于漂亮的皮囊来说,贤惠实在是不堪一击的流弹。

      除了做沈未未的哥哥,我别无选择。这个世界,男人和女人的缘分是讲求眼法的,自从20岁那年第一次被姚小芬勾上我的小手指,我的命就交给了这个闪闪发光的小女人。她爱,我是她的;她不爱,我他妈还是她的。

      但是,这样的话,怎能说给情深意重的沈未未听。更何况她现在是我的老板。姚小芬走后第三天,沈未未就正式聘请我做了她们公司的部门经理,她苦尽甘来喜极而泣道:“我知道你是蓄势待发的潜龙,哪天你想重新创业了,我给你自由。”

      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那一飞冲天的雄心。不上班的时候,一个人晃晃荡荡去挤401,酒仙桥、将台路、陈各庄、王爷坟、大山子路口、西八间房、丽都饭店、四元桥、三元桥,过去在宝马里我看都不看的那些站台,如今一个又一个沉重而缓慢地在我心头碾过。姚小芬上班的公司在三元桥,多少次我没出息地躲在马路对面的站牌下,看着她风姿绰约地踩着高跟鞋迤逦而过,一颗心说不出的伤感。她瘦了,穿的还是跟我时的风衣裙子,看来钟鼎的大方只是传说,她甚至每天还要自己挤公交。

      我没有勇气去跟踪她,那么快就被沈未未俘虏,这样的事实让我有点无法面对姚小芬。说到家,这个年代,女人吃软饭还有得原谅,而一个大男人,为口饭委曲求全,却有点卑贱。虽然姚小芬抛弃我在先,可是,跟沈未未在一起越久,我就越想原谅她。

      一个不思上进的男人,连我自己都厌倦,更不要说姚小芬。

      以爱的名义蔑视一个男人的智商是最大的侮辱

      明察秋毫的沈未未很快觉察到了我的小心思,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我再次挤401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想去三元桥吧,走,顺路。”

      那天的三元桥没有姚小芬。沈未未那张河马一样的脸更长了,她一言不发地开车去了簋街的花家怡园,姚小芬最喜欢这里的麻辣小龙虾、花家八爷烤鸭和秘制酸梅汤。沈未未一上桌就点了老三样,然而,我却丁点儿胃口都没有。

      就在隔壁邻两个桌子的位子上,钟鼎正殷勤地将小龙虾一个个剥好送到姚小芬的碟子里。今天是姚小芬的生日,她愣愣地看着和沈未未坐在一起的我,忽然间夺门而出。沈未未倒是胃口大开的样子,一只烤鸭她竟然吃了大半,我恨得牙根痒痒,分不清是对姚小芬,还是钟鼎,抑或就是眼前这个河马一样的沈未未。

      夺门而出的姚小芬突然让我意识到,她并没有自己说的那样喜欢开凯美瑞的钟鼎,分手三个月后再次看到我,她的眼里满是挣扎泛滥的留恋和情意,我忽然重新看到了希望。

      公司里的业务开始上心的时候我才发现,沈未未实际上只是给我搭了个空架子。所有客户资料全部在副总手里,我想插手,人家笑脸相迎着说,一切早妥当了。而且更出乎我意料的是,钟鼎竟然是如今公司最大的业务合作伙伴,我之前接手过的所有业务,如今都转到了他的名下。

      沈未未还是那样贤惠,她甚至和我说到了婚姻。我淡淡地看着她:“你就不怕我以结婚之名侵略你的财产。”她大笑着仰头:“我倒情愿你卖身求荣呢。”我冷冷一笑,沈未未以为我不知道,公司的所有财产,都在她父亲的名下。即便我和她结婚,得到的也不过是使用权。

      我的兴致明显降低了不少,相对于以不爱的名义抛弃,以爱的名义来蔑视一个男人的智商,这是更大的侮辱。沈未未只当我还是那只一蹶不振的病猫,却不曾料到,她的自以为是突然激发了我的斗志和雄心。

      商场的规则和游戏其实早就驾轻就熟,当公司里开始盛传我和沈未未的婚期时,我偷偷注册了另外的公司。沈未未丝毫没有意识到,新的合作伙伴只是挂了别人的羊头卖了陈明的狗肉,我知道瞒天过海只能是短期行为,但是,要开创新的事业,这第一桶金,只能沈未未提供。

      决定和沈未未摊牌那天,我带她去簋街,表哥米粉店的香辣黑蟹是她最喜欢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亲自点给她吃。沈未未兴奋得简直像个小女孩儿,她的兴奋让我一直冰冷的心忽然有点感动,无论多么过分,她果然是真的喜欢我吧,虽然我从来不曾喜欢过她。

      伸出自己的右手,我问:“如果让你选择我的一个手指,你会选择哪一个?”沈未未狡黠地转转眼珠,一把捉住了我的无名指。果不其然,我轻轻一笑放下手,然后告诉沈未未,这是一个颇为流行的测试题,选择无名指的女人最在乎的是结果,她的爱情状态是占有。沈未未看着我:“为了爱占有一个人有什么不对?”我笑:“没有不对,但如果为了实现占有的目的而不择手段,那这爱再怎么真,也有点卑鄙。”

      呼啸的春风中,转两路车,终于重新坐上401。姚小芬这个傻女人还在公司吧,我低头看看自己手里那枚白金的指环,眼前出现的却是她那根总是悄悄探过来勾住我的小手指。测试题上有很明确的答案,选择无名指的爱情是占有,而选择尾指的爱情是钟情一生。姚小芬真傻,她竟然想出了用钟鼎来刺激我东山再起的馊主意,她不知,为了离间我们两个,沈未未和钟鼎早就沆瀣一气,所以,虽然她和钟鼎没什么,而我,却落入了沈未未的爱情圈套。那天她哭着跑出花家怡园,我才恍然大悟地想道,如果她真的下决心不要我了,一个80块的糖果杯子,实在没必要带走了。

      401过了四元桥,我的心忽然又有点慌张。我暂时还买不起凯美瑞,那个傻女人,她真的不介意被我勾着小手指挤公交么。三元桥到了,远远的春光下,我终于看到了站在路口的姚小芬,她穿着我给她买的红裙子,好像一朵瘦弱的牡丹那样美丽着。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 眼睛一闭,企业怎么办?
  • 为接班人这事,曹德旺操碎了心
  • 民企接班潮中的“父”与“子”
  • 两会上 哪位中国商人说出了你的渴望
  • 线上线下融合是最佳商业模式
  • 我和马云都认为 线上线下融合是大趋势
  • 线上线下融合或出现十大创业趋势
  • 怎样布一场线上线下的融合之局?
  • 主编推荐 ...
  •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

  •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

  • 唐亮: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

  • 最新杂志 ...
    滚动新闻 ...
    新闻排行 ...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于我们 | 杂志简介 | 法律声明 | 广告刊例 | 联系我们
    中国商人杂志     E-mail: cbmag@163.com  律师团队: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  联系QQ:360737408
    (C)版权所有 中国商业期刊网     京ICP备13034703号-3